手機進水 及 馬桶不通~~教你小妙方

手機進水馬桶不通~~教你小妙方
0

手機浸水小常識手機進水急救小常識! 重要!

前兩天不知為什麼,手機自己 跳進茶杯裡,當然一陣忙亂,關、拆、擦、甩、吹,剛好人在維修店附近,趕忙送去維修,目前已無事。
維修人員告知一重要常識,可提供給各位如手機要自殺時的緊急小常識,手機一進水,請切記不要作任何按鍵動作,尤其是關機(一按任何動作,水馬上會跟著電路板流串),正確的方法為馬上打開外蓋,直接將電池拿下,直接強迫斷電,可保主機板不被水侵襲。

這個常識非常重要,故轉告各位,使大家的手機可用久一點。
學一學吧!以後以備不時之需啊!^^

******馬桶不通?….碎冰好夠力! 1

家中的馬桶不通怎麼辦?
一般的反應是買一瓶腐蝕性極強的鹽酸或「通樂」之類的東西解決。
其實有個更簡便、經濟、安全且有效的辦法,就是用一盆大約一公斤重的碎冰塊倒進馬桶,再按下送水按鈕,
藉水與冰的沖力,任何阻塞雜物即可一沖而下。

廣告

笑話一則

西北某地一領導到基層視察,晚飯安排在一牧民家。

領導客氣讓牧民先進門,牧民受寵說:
"還是領導前面走,我們放羊的,在牲口後面走慣了"。

領導聽後不悅。

鄉長連忙請領導坐定,並吩咐牧民趕緊上菜,
牧民急忙端上一盤醬骨頭放在領導面前, 領導酷愛醬骨頭,
一邊啃骨頭一邊客氣的說:
"味道不錯。簡單點就行了,不要搞的那麼複雜嘛"!
牧民忙說:"哪里,哪里,不值幾個錢的東西,平時這都是給狗啃的"。

領導頓時臉色下沉。

鄉長見狀連忙讓牧民一起吃飯—少說話,
牧民卻說:
"領導先用,俺不忙,每天這個時間我得先喂狗,然後才吃飯,都習慣了"!

鄉長氣急:"你會不會說話?"

牧民哭喪著臉:
"俺平時和畜生說話說習慣了,不會和人說話…"

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我那上國中的女兒,她同學都管叫她23號。

她的班上總共有50個人,而每次考試,女兒都排名23。

久而久之,便有了這個雅號,她也就成了名副其實的中等生。

我們覺得這外號刺耳,女兒卻欣然接受。

老公發愁地說,一碰到公司活動,或者老同學聚會,

別人都對自家的’小超人’讚不絕口,他卻只能扮深沉。

人家的孩子,不僅成績出類拔萃,而且特長多多。

唯有我們家的23號女生,沒有一樣值得炫耀的地方。

因此,他一看到娛樂節目那些才藝非凡的孩子,就羡慕得兩眼放光。

後來,看到一則九歲孩子上大學的報導,他很受傷地問女兒:

『孩子,妳怎麼就不是個神童呢?』

女兒說:『因為我爸爸不是神父啊!』

老公無言以對,我不禁笑出聲來。

中秋節,親友相聚,坐滿了一個寬大的包廂。

眾人的話題,也漸漸轉向各家的小兒女。

趁著酒興,要孩子們說說將來要做什麼?

鋼琴家,明星,政界要人,孩子們毫不怯場,

連那個四歲半的女孩,也會說將來要做電視的主持人,贏得一陣讚歎!

15歲的女兒,正為身邊的小弟弟小妹妹剔蟹剝蝦,盛湯揩嘴,忙得不亦樂乎。

大家忽然想起,只剩她沒說了。在眾人的催促下,她認真地回答:

『長大了,我的第一志願是,當幼稚園老師,領著孩子們唱歌跳舞,做遊戲。』

眾人禮貌地表示贊許,

緊接著追問她的第二志願。她大大方方地說:

『我想做媽媽,穿著印叮噹貓的圍裙,在廚房做晚餐,

然後給我的孩子講故事,領著他在陽臺上看星星。』

親友愕然,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老公的神情,極為尷尬。

回家後,他歎著氣說:

『你還真打算讓女兒將來當個幼稚園老師?我們難道真的眼睜睜地看著她當中等生?』

其實,我們也動過很多腦筋。為提高她的學習成績,

請家教,報輔導班,買各種各樣的資料。

孩子也蠻懂事,漫畫書不看了,剪紙班退出了,週末的懶覺放棄了。

像一隻疲憊的小鳥,她從一個班趕到另一個班,卷子,練習冊,一遝遝地做。

但到底是個孩子,身體先扛不住了,得了重感冒。

吊著點滴,在病床上,她還堅持寫作業,最後引發了肺炎。

病好後,孩子的臉小了一圈。

可期末考試的成績,仍然是讓我們哭笑不得的23名。

後來,我們也曾試過增加營養、物質激勵等等,

幾次三番地折騰下來,女兒的小臉越來越蒼白。

而且,一說要考試,她就開始厭食,失眠,冒虛汗,

再接著,考出了令我們瞠目結舌的33名。

我和老公,悄無聲息地放棄了轟轟烈烈的揠苗助長活動。

恢復了她正常的作息時間,還給她畫漫畫的權利,

允許她繼續訂《兒童幽默》之類的書報,家中安穩了很久。

我們對女兒,是心疼的,可面對她的成績,又有說不出的困惑。

週末,一群同事結伴郊遊。大家各自做了最拿手的菜,帶著老公和孩子去野餐。

一路上笑語盈盈,這家孩子唱歌,那家孩子表演小品。

女兒沒什麼看家本領,只是開心地不停鼓掌。

她不時跑到後面,照看著那些食物。

把傾斜的飯盒擺好,松了的瓶蓋擰緊,流出的菜汁擦淨。

忙忙碌碌,像個細心的小管家。

野餐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兩個小男孩,一個數理天才,一個英語高手,

兩人同時夾住盤子上的一塊糯米餅,誰也不肯放手,更不願平分。

豐盛的美食,源源不斷地擺上來,他們看都不看。

大人們又笑又歎,連勸帶哄,可怎麼都不管用。

最後,還是女兒,用擲硬幣的方法,輕鬆地打破了這個僵局。

回來的路上,堵車,一些孩子焦躁起來。

女兒的笑話一個接一個,全車人都被逗樂了。

她手底下也沒閒著,用裝食品的彩色紙盒,

剪出許多小動物,引得這群孩子讚歎不已。

直到下車,每個人都拿到了自己的生肖剪紙。

聽到孩子們連連道謝,老公禁不住露出了自豪的微笑。

期中考試後,我接到了女兒班主任的電話。

首先得知,女兒的成績,仍是中等。

不過,他說:『有一件奇怪的事想告訴我,他從教三十年了,第一次遇見這種事。

語文試卷上有一道附加題:你最欣賞班上的哪位同學,請說出理由。

除女兒之外,全班同學,竟然都寫上了女兒的名字。

理由很多:熱心助人,守信用,不愛生氣,好相處等等,寫得最多的是,樂觀幽默。』

班主任還說:『很多同學建議,由她來擔任班長。』

他感歎道:『你這個女兒,雖說成績普通,可是做人,實在很優秀!』

我開玩笑地對女兒說:『妳快要成為英雄了。』

正在織圍巾的女兒,歪著頭想了想,認真地告訴我說:

『老師曾講過一句格言:當英雄路過的時候,總要有人坐在路邊鼓掌….。』

輕輕地說:『媽媽,我不想成為英雄,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我猛地一震,默默地打量著她。

她安靜地織著絨線,淡粉的線,在竹針上纏纏繞繞,

仿佛一寸一寸的光陰,在她手上,吐出星星點點的花蕾。

我心上,竟是驀地一暖。

那一刻,我忽然被這個不想成為英雄的女孩打動了。

這世間,有多少人,年少時渴望成為英雄,最終卻成了煙火紅塵中的平凡人。

如果健康,如果快樂,如果,沒有違背自己的心意,

我們的孩子,又何妨做一個善良的普通人。

長大成人後,她一定會成為:賢淑的妻子,溫柔的母親,甚至,熱心的同事,和善的鄰居。

何況她是班上50名之中的23名,我們還不慶幸,還不滿足?

還想要更高人一等,更出人頭地!那後面還有27名半數以上的孩子呢﹖如果我是她們的父母,我要如何自處呢﹖

在那些漫長的歲月,她都能安然地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又沒學壞,我作為身教言教的父母,

能教養孩子長大成人,並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就可告慰先祖,

還想為孩子祈求怎樣更美好的未來?

就算她將來能當上司法官,能考上建築師,若她心術不正,口是心非,那又有何用?

(儀仔) 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柯文哲說

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柯文哲說,科技發展到今天,醫生最大的問題不是病人如何活下去,而是如何死掉。

老師都教我們以救人為天職,但沒教我們遇到不能救的病人怎麼辦?」

用盡武器救人的醫生,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如何讓病人活下去,而是助人善終。

作為醫生,面對生死,心中會有更多掙扎嗎?

晚上八點,台大醫院燈火輝煌。草草吃著麵包當晚餐,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柯文哲說,

科技發展到今天,醫生最大的問題不是病人如何活下去,而是如何死掉。

因為心臟不好可以裝循環輔助器,肺臟不好可以裝呼吸器,肝臟不好可以血漿置換,

或是輸入冷凍性新鮮血漿,骨髓不好輸血,免疫不好打抗生素,

即使是垂死的病人也可以撐很久,「死不了」。

問題是,「死亡是什麼?怎樣才算活著」?連醫生都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一個八十二歲的老公公罹患心臟病, 花一百六十萬元裝置人工心臟,

但因機器太大台,他到哪裡都必須拖著救命的「心臟」,問醫生有沒有解決的辦法?

醫生告訴他要再花三百五十萬元換台體積較小的機器。

老先生不願意,最後因為要拖著龐然大物才能行動,

得了重度憂鬱症躺在床上,七個月後中風死了。這是病人的選擇。

科技讓人不得好死?

在人稱「葉醫師」的葉克膜出現後,讓醫師陷入更沉重的生死抉擇。

隨著醫學科技的發展,即使沒有心臟,裝上葉克膜也可以暫時維持生命,台大醫院最高存活紀錄是一一七天。

只不過,並不是人人都可以走出醫院,更多的是在「葉醫師」加持下,

看著自己的腳從下面一直黑上來,清醒地看著自己慢慢死掉。

一位知名企業家的太太就裝著葉克膜直到全身變黑,過世前嚴重浮腫變形,

「高科技反而讓人不得好死,」柯文哲感嘆說。

住在加護病房的病人在過世前平均多三公斤,因為不斷用各種儀器和藥物,導致身體浮腫,只為維持一口氣在。

醫生不願面對死亡,無法開口告訴家屬實情,只能用盡手中所有「武器」。

死亡是必須要面對的問題,特別是在加護病房。

「但今天的困境已經不是病人怎麼活下去,而是怎麼善終,讓病人在往生前少受點折磨,」柯文哲反省。

「我們叫醫生,不會醫死人,老師都教我們以救人為天職,但沒教我們遇到不能救的病人怎麼辦?

是誰不能接受病人死亡的事實,病人家屬或醫生?結果結論是醫生。」

說話直接不拐彎的柯文哲指著電腦螢幕前一張張震撼人心的投影片說。

這是他最近幾年最常思考的問題:醫生還是醫死?什麼時候該關掉葉克膜,讓病人走?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主任、同時也是神經外科主治醫師林志隆感慨地說,

他的老師五十多歲時因為心臟癌症開刀後,同樣身為醫師的老師自知存活機會不大,

強烈表達意願, 萬一時,要放棄急救,保持最後的尊嚴離開。

但事情發生時師公(老師的老師)堅持插管,強行救回老師,「我怎麼可能讓我的學生走?」

師公的話語中滿是悲哀,一輩子當醫生的他,不願意面對學生的死亡。

滿屋子的醫生在此時都沉默了,「如果是我,請不要救我,」林志隆事後對學生說。

作為一個醫生,「除非病患表達意願,否則只能做到將心比心,不要讓家屬有遺憾,可以坦然面對死亡的過程。」

在他心中, 醫生可以做的,頂多只是向上帝借時間,無法作出生或死的抉擇。

台灣醫學院目前最需要的,就是這門生死學教育課。

天堂門票

天堂門票

一對孿生兄弟同時進入大學考場。結果,哥哥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弟弟則以兩分之差名落孫山。

兄弟倆長相酷似,性格各異。

哥哥忠誠敦厚,弟弟活潑機靈;哥哥拙於言詞,弟弟口若懸河。

哥哥拿著大學錄取通知書,面對貧病交加的父母默默無語,弟弟關在房一堣不吃不喝,長噓短歎"天公無眼識良才" 。

愁眉不展的老爸默思了兩個通宵,終於眨巴著眼睛向大兒子開口了: "讓給弟弟去讀書吧,他天生是個讀書的料!"

哥哥把大學錄取通知書送到弟弟手中,並在弟弟身旁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不是走進天堂的門票,別把太多的希望放在它的上面。"

弟弟不解,問:"那你說這是什麼? "

哥哥答:"一張吸水紙,專吸汗水的紙! "

弟弟搖著頭,笑哥哥盡說傻話。

開學了,弟弟背著行囊走進了大都市的高等學府。

哥哥則讓體弱多病的老爸從鎮辦水泥廠回家養病,自己頂上,站到碎石機旁,拿起了沈重的鋼撬 ……。

碎石機上,有斑斑血跡。這台機子上,曾有多名工人軋斷了手指。哥哥打走上這個崗位的第一天起,就在做一個美麗的夢。!

他花了3個月的時間,對機身進行了技術改造,既提高了碎石質量,又提高了安全係數,廠長把他調進了燒成車間。

燒成車間灰霧彌天,不少人得了矽肺病,他同幾個技術骨幹一起, 殫精竭慮,苦心鑽研,改善了車間的環保設施,廠長把他調進了科研實驗室。

在實驗室,他博覽群書,多次到名廠求經問道,反復實驗,提煉新的化學元素,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創新實驗,

使水泥質量大大提高,讓工廠有了新的品牌產品,水泥暢銷華南幾省。

再之後,他便成全市建材工業界的名人……。

弟弟進入大學後,第一年還像讀書的樣子,也寫過幾封信問老爸的病;第二年,認識了一個大富人的女兒,就雙雙墜入愛河。

那女孩成了他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錢包,整整兩年他沒向家中要過一分錢,卻通身脫土變洋,"帥呆了"、 "酷斃了"。

進入大四後,那女孩跟他"拜拜 "了,他便整個人陷入了"青春苦悶期",泡酒吧,上網,無心讀書,考試靠作弊混得了大學畢業文憑。

他像一隻蒼蠅飛了一個圈子又回到家鄉所在市求職,他還有那麼一點羞恥感,不願在落魄的時候回家見父母。

經市人才中心介紹,他到一家響噹噹的建材製品公司應聘,好不容易闖過了三關,最後是在公司老總的辦公室。

輪到他答辯時,老總遲遲不露面,最後秘書來了,告訴他已被錄用。不過,必須先到燒成車間當工人;

他感到委屈,要求一定要見老總。秘書遞給他一張紙條,他展開一看,上書八個大字: "欲上天堂,先下地獄。 "

他一抬頭,猛見哥哥走了進來,端坐在老總的椅子上,他的臉頓時燒灼得發痛。

天堂與地獄的差別在於心境,而不是環境!

『眼光,是你的智慧;運氣,是你的福德。』~聖嚴法師 法語~

背書

背書

簡世明

2011.1.28(五) 國語日報第12版 家庭版 簡愛週記

小鄭,雲林人。家中從事建材業,算得上富甲一方。小鄭國小一畢業,望子成龍的爸爸就早早將他送到都市裡一所知名的天主教私立中學就讀。

到了國中,小鄭才知道自己與都市的孩子差別有多大。每次考試,他總是墊底的那一個;他也總是被斥責、排擠的那一個。沒有人問小鄭,到底問題出在哪裡,沒有人對「小鄭」伸出「友善」的手。師長們總認為,成績不好就是學生「不夠努力」。尤其是英文導師,對小鄭非常嚴厲。她覺得小鄭就是壞了全班平均成績的那顆「老鼠屎」。

老師放棄小鄭,小鄭也徹底放棄了自己。

那年除夕夜,小鄭握著「滿江紅」的成績單,徘徊在校園裡不敢回家。後來,學校裡的神父發現了他。

「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回家過年?」神父慈藹的詢問。

「我不敢回去,回去會被爸爸打死。」小鄭手裡的成績單握得更緊了。

「唉!不然我替你寫一張『保證書』,保證下學期你一定會用功,可以嗎?」

「沒用的。」

「好吧!」神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今晚陪你回家。」

「不行!你轉身一走,爸爸還是會打死我的。」小鄭愁眉苦臉的說。

神父沒輒了,兩個人坐在校門的臺階前,一起咳聲嘆氣。小鄭最終沒有回家過年,神父告訴他爸爸:「貴子弟積極認真,將利用春節假期在校拚命苦讀。敝人將會『隨侍在側』,勤加輔導,請您放心!」

後來,神父收了這個小弟子,每天清晨特地為他「補習」。他發現小鄭很聰明,只是鄉下孩子的「起點行為」較差,一開始跟不上,跟大家的距離一拉遠後,「自信」便一點一滴的消失了。

開學後第一次英文考試,小鄭考了滿分。英文導師滿臉詫異,直覺這孩子作弊,小鄭無言以對。老師說:「中午到我辦公室來再考一次。」

中午,小鄭吃過飯,便慢慢踱到辦公室。

老師斜眼看了他一會兒,說:「不用考了,只要你能夠把課文念一遍,我就姑且相信你。」

小鄭說:「老師,我原本以為要考試,所以沒帶課本。我用『背』的可以嗎?」

老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吧!那你就『背』吧!」

「背哪一課呢?」小鄭追問。

老師瞪了他一眼。

於是小鄭從第一課課文開始背起。隨著他清朗流利的誦讀聲在辦公室裡迴蕩,老師卻突然趴在桌上痛哭了起來。辦公室裡其他老師紛紛圍攏過來,問:「是哪個學生讓老師如此傷心?」這時,導師驀然抬起頭問小鄭:「是誰教你的?」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導師拉著小鄭的手直奔神父的辦公室。

神父在午休,一看到有人進來,才問了一聲:「有事嗎?」沒想到老師竟然跪了下來。手足無措的小鄭嚇了一大跳,也馬上乖乖的跪在一旁。

只聽到導師哽咽的說:「神父,對不起,我不配當老師,我對不起『主』。」老師的抽噎聲,靜靜的迴蕩在神父的辦公室裡,也迴蕩在小鄭的心裡。

這是麼弟告訴我的故事。當年他就讀臺中衛道中學時,一位鄭老師親口告訴他們這個故事。鄭老師經過一番激烈的家庭革命,終於拋棄俗世的一切,如願出家成為一名修士。經通多國語言的他,只希望能像當年幫助他的神父一般,去拉拔更多孩子。

每年都會遇到許多自我放棄的孩子,如果我們也放棄了他們,這個社會該怎麼辦?

為一個孩子「背書」吧!只要不放棄,保證能看到未來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