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的故事 — 看到最後受益多多

老王的故事

1、老王辛苦了一年,年\拿了1,左右一打,公室其他人年\s有1千。老王按捺不住心中狂喜,偷偷用手C打老婆:鄣模砩e做了,年\下砹耍砩显去你一直惦著的那家西餐d,好好c祝一下!

2、老王辛苦了一年,年\拿了1,左右一打,公室其他人年\也是1,心不免掠一失望。快下班的r候,老王老婆了l短信:晚上e做了,年\下砹耍砩显去家口的那家川菜吃吧。

3、老王辛苦了一年,年\拿了1,左右一打,公室其他人年\都拿了1.2。老王心中,一整天都感像褐K石,不返摹O掳嗟郊遥老婆正在做,嘟嘟囔囔地了一通牢,老婆好歹窳税胩欤贤醪畔腴_了些,哎,聊儆o吧。把正在玩的鹤咏羞^恚o他一百K:去,到口川菜菜回恚盹咱加菜。

4、老王辛苦了一年,年\拿了1,左右一打,公室其他人年\都拿了5。老王一,肺都要庹耍ⅠR_到理室,理了半天,o果。老王忍著怒/span>,在公室憋了一整天。回到家,一不吭地生猓骋鹤釉谕骐,突然大雷霆:你]出息的|西,上要考了,不去看僮我看到你玩,老子打你的屁股!

同的康哪杲K\,在不同的境下s人造成了截然不同的感受。

因楹芏嗳说目罚诤芏r候,K不在于自己有多好,而在于比e人好多少。

很多的人痛苦,在很多r候,K不在于自己有多不幸,而在于比e人更加不幸。

o的快泛筒恍遥H浪了自己的精力感情,也使自己得卑微渺小。

正所,世上本o事,庸人自_之。

有]有痛苦,源于你是不是。你快不快罚谟谀隳懿荒容。

生活有多少,就有多少痛苦,越多,痛苦越多。,是占诵牡脑S多位置,堵塞了獾恼3鋈搿/span>

人生有追容,就有追g欣,容越多,快吩蕉唷容是平息著怒的火焰,惩ㄖ淼难海葑詈谩/span>

心若改,你的B度跟著改;

B度改,你的T跟著改;

T改,你的性格跟著改;

性格改,你的人生跟著改。

很有道理!

好好圩约海才是世界上,最昂的品!

廣告
By japchang

台大教授柯承恩的女兒

台大教授柯承恩的女兒

「我像一顆餃子,裡頭有很多餡,但外觀看不見,丟到水裡去,煮沸後浮起,卻又被澆下一碗冷水,再度沉下去。經過浮起、加冷水、煮沸,反覆淬煉,才有美味的水餃。」

她,是台大教授柯承恩的女兒,26歲,只有8歲孩童的身高,小時智力發展遲緩,如今,衛斯理大學畢業,還繼續攻讀MBA。她說:電梯按鈕不會為我降低,但我的心可以升揚。天空才是我的極限!命運的突圍者從來不把「放棄」當作選項。

走進台北市永康街一幢日式平房,裡頭的設施,從門鈴、門把、電燈開關、流理台到沙發,都比一般低了 三十公分 。這裡,是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台大管理學院教授柯承恩的家。這天 三月四日 ,是柯家的大日子,因為大女兒 – 柯曉瑄將出國準備攻讀MBA,邁向人生的另一個旅程。

柯南女孩

曉瑄,二十六歲, 一百三十公分 ,是先天軟骨發育不全症患者(俗稱侏儒症)。柯承恩:「我覺得他像柯南,個子小小卻聰明伶俐,什麼事都做得到」,「柯南」也成為家人對曉瑄的暱稱。在廣受歡迎的漫畫「名偵探柯南」中,柯南因為被迫吃下毒藥,身材縮小成小學生般,卻機警、勇敢,偵破許多重大刑案。在柯承恩的眼中,女兒也有相同特質。

柯曉瑄的行囊中,有一件特殊的行李:一張 二十公分 高的折疊椅。這張用了十年的折疊椅,是她走出家門後的最佳夥伴。有了它,曉瑄才能按到電梯的高樓層、搆到銀行櫃檯、飲水機和洗手檯。

傍晚四點,中正國際機場第二航廈,曉瑄自己推著 三十二公斤 的沉重行李,大行李箱豎起來,直逼曉瑄高度。柯承恩彎下腰,親吻曉暄髮際問:「曉瑄,妳以後能不能照顧自己啊?」曉瑄比出勝利手勢,大笑:「I’m fine!」隨後,她轉身,快步奔入出境口。

看著女兒的背影消失在長廊那一端, 柯 太太突然啜泣了起來。難捨與喜悅,像兩瓶不同的調味料,被糊塗的廚師通通倒入她的情緒中。

她想起二十五年前,獨自抱著女兒,無助的站在美國海關前的景象。當時,連曉瑄的親人都認為,她只有苦守投幣式洗衣店的命。如今,女兒不但順利從美國衛斯理大學畢業,還通曉義大利文、西班牙文等四國語言。更能獨自出國深造。

二十六歲的曉瑄,只有八歲孩子的高度、十歲孩子的力氣,卻在成長道路上不斷突破命運的天花板。這個故事,應該要很早,被很驕傲的說出來的,但它要從柯承恩口中道出,卻是這麼困難。

一月二十七日 ,農曆年前,我們來到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辦公室,向柯承恩提出今年「一個台灣,兩個世界」關懷身心障礙兒的計畫。前半段,柯承恩以一貫學者的語氣,說著企業的社會責任。他講得很慢,似乎琢磨著什麼。

「我認識一些罕見疾病的家長,讓我瞭解這些孩子雖有先天限制,但他也應該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直到一個半小時後,當談話觸及曉瑄時,頓了好幾秒,他抿著嘴唇,頭往上仰,避免讓淚水溢出眼眶,接著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事實上,我自己就有一個這樣的孩子……」他深呼吸,又吐了一口氣。埋藏內心深處的複雜情感,一時間很難坦然訴說。好幾次,他不能言語,眼神盯著桌緣,用右手食指敲著桌面,「咚、咚、咚」……空氣凝結,猛然抬頭,他已淚濕眼眶。

「正常人可以得到的,不管是感情還是什麼……她卻得不到的,我們要彌補她……她付出很高的代價……」短短一句話,中斷三次,話沒說完,又潸然淚下。

應該驕傲的事,談起來,卻那麼感傷。這是他二十六年來,難以與人分享的心情。那是一位障礙兒父親的矛盾、掙扎,以及旁人難以理解的、深刻的親情。

「我體會到不一樣的人生……」他說。

台北。出生罹病時間回到二十六年前,曉瑄在台北出生,是個膚色健康、雙眸晶亮的女娃。

她出生後,柯承恩與妻子返回美國德州繼續攻讀博士,孩子託外婆照顧。但七個月時,曉瑄無法爬行,只能軟軟的躺著,外婆帶她去醫院檢查,護士看見她額頭扁扁、鼻樑塌陷、下巴突出、身材短小,提醒外婆:「孩子怪怪的,趕快帶去大醫院檢查。」

從那時起,一切都以曉瑄為優先考慮

那是一個週日下午,寒風冷冽,柯家夫婦剛從教堂回家,從台北撥過來的越洋電話響起:「趕快把孩子帶過去吧,美國醫療比較發達,救救這個孩子!」於是, 柯 太太先回台,抱著孩子奔波診斷。她得到的結論是:曉瑄罹患軟骨發育不全症,而且,「這個病,沒有藥醫。」她心如刀割。

留在美國的柯承恩開始找尋醫療資源,發現明尼蘇達州立大學附設醫院,是這方面的醫療權威。他決定,放棄先前在德州攻讀一年的博士,轉學至明尼蘇達大學。柯承恩一個人在美國往返奔波,申請新學校、搬家、安排醫療資源。一切就緒後,接妻女赴美,「從那時起,我的一切決定,都以對曉瑄最好為優先考慮。」柯承恩說。

一九八一年八月中午,豔陽逼人。柯承恩驅車前往明尼蘇達機場,迎接妻女。「他看著孩子,我們相對無語。」 柯 太太清楚的記得那一刻,他們抱著女兒,穿過熱鬧人群,默默的走出機場。他們知道,這將是一場無法預期結果的長期抗戰。

但是,共識很清楚,「她是無辜的,我們不能逃避,一定要讓她活得好。」柯家夫婦的堅定感情,幫曉瑄踏穩了第一步。

美國明尼蘇達。展開黃金早療到美國的第三天,柯承恩帶著曉瑄直奔醫院。只見醫生在紙上畫出一個基因圖,並解釋著,這是基因突變,機率大約是四萬分之一。「幸與不幸,就是四萬分之一啊!」雖接受理性訓練並擁有虔誠信仰,此刻的柯承恩,還是不免問上帝:「為什麼,機率發生在我身上?」

曉瑄不僅是身高的問題,磨人的還有其他併發症。譬如,牙床咬合不良,會影響發音;脊椎彎度大,會有椎間突出的問題,若壓迫神經,則可能造成四肢麻痺;歐式管短小,則容易產生漿液性中耳炎,若處理不當可能會重聽;顱頸間脊髓壓迫,可能頭會抬不起來,或走路重心不穩……

一歲以後的曉瑄,併發症越來越明顯,動輒中耳炎、發燒,且脊椎壓迫呼吸道,必須切除扁桃腺,她幾乎每週上急診室。曾經,一次中耳炎太嚴重,醫生在她耳朵裡裝了個管子讓濃液流出,後因耳膜破裂導致後來右耳重聽。又有一次,冬日大雪,連救護車都開不進來,最後消防隊還出動雲梯車,才把她送進醫院。母親日夜抱著她,抱的卻是個硬殼子。

嚴重的是,女兒的脊椎開始彎曲。在醫生建議下,曉瑄成了一個小小盔甲嬰兒,從肩膀至臀部,小小的身軀被包在密不透風的石膏架中,連睡覺都不能脫。從一歲半到六歲,曉瑄就像個無法卸下盔甲的武士。

「妳想想看,別的媽媽抱著孩子,是一個溫暖柔軟的身軀,師母抱著她、背著她,日日夜夜,卻都是一個硬殼子,妳想想一個做母親的感受。」柯承恩淚水在眼眶打轉。

雖然行動不便,但柯承恩夫婦堅持要給曉瑄最好的教育

為了上幼稚園,每到冬天, 柯 太太總要竭盡力氣,抱著曉瑄被石膏裹住的僵直身軀,在雪地裡一步步艱困行走,深怕滑倒傷到女兒。有時積雪,一不小心踩下去,雪就淹到漆蓋,母女兩狼狽不堪。

夏日,石膏密不透風,曉瑄汗流浹背,皮膚長出一個個紅色小疹子,有時,她會偷偷把女兒石膏衣脫掉,讓女兒透風。「妳真是婦人之仁!」柯承恩笑笑,又把它穿回去。

曉瑄的發展比一般孩子遲緩,到兩歲,才學會走路,連爸爸、媽媽都不會叫。

幼稚園時,由於曉瑄頭顱較大,再加上沉重的石膏架,有時,從座位上站起來,突然就摔倒在地,頭部重擊地面而昏倒,托兒所一邊叫救護車,一邊急電 柯 太太趕赴醫院。

「我的人生分為兩個階段。結婚前,我是么女,家境不錯,被爸媽寵著。生了曉瑄後,我的世界完全改變。」 柯 太太回想,以前的她愛漂亮、愛名牌、愛逛街,被母親說是散財童子,女兒出生後,這些都不重要了。

「當時我每天面對的,是她的耳朵發炎,生病,感冒。先生在博士班的過程又很辛苦,他在博士班,第一年,六個學生中就被刷掉兩個,壓力很大。」 柯 太太回憶著,層出不窮的狀況。

尤其,明尼蘇達大學管理學院博士班訓練以嚴格出名。有天,柯承恩終於忍不住,對指導教授說:「我實在念不下去了。」沒想到,教授拍拍他的肩膀:「沒關係,我幫你想辦法。」不久後,柯承恩獲得學校核發等同講師的高額獎學金,學校並出資,為其全家投保高額保險。這雙友善的手,讓曉瑄醫藥費無虞,柯承恩繼續完成學業。

另一方面,雖然曉瑄身體諸多不便,「樂觀勇敢,卻是上天給她的禮物。」柯承恩說。譬如,「她很能忍痛,不太叫,經常被扎針,也不哭。」因此,在幼稚園,曉瑄每天蹦蹦跳跳,想出各種玩耍的怪花招,是孩子王。

六歲,為了讓孩子免於歧視,柯家夫婦仔細挑選小學,「我印象很深刻,在她還沒入學前,校長就召集全校學生看一個影片,影片描述世界上有各式膚色、體型的人,雖然每個人長得不一樣,但都生而平等。」柯承恩說:「在美國,學校碰到特殊的孩子,會把他視為對其他孩子最好的教育機會,趁此教育孩子,平等與互助的觀念。」

她很努力,卻幾乎都拿C

雖然學校誠心接納,但曉瑄卻有學習障礙。 柯 太太發現,女兒看書是「跳著看」,例如第一行沒看完就跳到第十行,雖然很努力,就是沒辦法按順序來;此外,簡單的加減法、拼字,她怎麼教,曉瑄就是不會。

「有時教一教,無名火就冒上來!」她很想大聲喝斥孩子,但看到她無辜的眼神,與嬌小的身軀,又不忍心。「在美國的中國孩子,考試都拿A,她很努力,卻幾乎都拿C。我經常被 老師叫到學校『聽訓』,壓力好大,聽訓到後來,我都哭了。」 柯 太太忍不住又紅了眼。

更令她難過的是,當她向姊姊哭訴曉瑄的學習障礙時,姊姊好意安慰:「不要擔心啦,以後給她開個投幣式自助洗衣店就好了。」這句無心的話,卻讓她更心痛,「連親阿姨都把曉瑄的發展,定在一個層面,難道,曉瑄的人生,真的只能如此嗎?」她從難過的泥淖中清醒,她不甘心。

每天,她引導曉瑄用手指著書上文字,按順序一字一字的看;每週,帶曉瑄上圖書館,把圖畫書一疊疊搬回家,耐心解釋給她聽,持續刺激她的腦力。由於天生牙骨咬合不全, 柯 太太還帶曉瑄去上發音矯正班。

當她看到研究報告說,動物可做為孩子的心理醫生,她還特別挑選一隻日本的北京狗,一隻小型犬,做為曉瑄的玩伴。讓曉瑄覺得世界上,有生命依賴著她、愛著她,建立她的自信心與安全感。

儘管如此,憂心仍盤踞柯家夫婦的心中:「如果曉瑄以後沒法照顧自己,怎麼辦?」他們開始參觀慈善機構,做最壞的打算,想挑一個能善待她終老的環境。他們甚至為了曉瑄,在她五歲時,再生一個孩子 – 妹妹艾梅。「如果我們都走了,曉瑄會需要一個親人的,」 柯 太太回憶。拿到博士學位後,柯承恩在美國加大任教五年。客居美國一年後,曉瑄十歲時,柯承恩決定回到故鄉任教。

回國。接受中小學教育

回到台灣,對曉瑄又是一番折磨。

起初,她進入國語實小就讀四年級。乍入鴨子聽雷的環境,好幾次,她回家把書包向床上一丟,對著媽媽哭叫:「你們好狠心!」此外,旁人的異樣眼光,一開始也讓曉瑄不舒服。

曉瑄的記憶力差,也讓她在以背誦為主的台灣教育體系,吃足苦頭。她印象深刻,國小四年級的月考,有一個選擇題:「你最佩服哪一種人?」她因為自己力氣小,對力氣大的人心存佩服,而選擇了第四個「有肌肉的人」,壓根就忘記課本的答案是「知恥近乎勇」。

國小畢業,柯家夫婦擔心曉瑄上中學會受到歧視,特別將她安排到教會學校。曉瑄很清楚:「妹妹唸書,學區是什麼就念什麼,但我唸書,都是爸媽精挑細選的,主要還是怕我受到欺負。」進國中後,第一次國文考試,她只考了三十分。即使過了一段時間,全班月考,五十二個學生中,曉瑄還是五十一名。

「妳要認真一點啊!」習慣了教舉一反三的台大學生,柯承恩直覺的想,讀書這件事,有這麼難嗎?

「我試過,但是我做不到!我沒有辦法啊!」突然間,曉瑄委屈的大叫,哭著衝進房間。

柯承恩決定,每晚在家幫曉瑄複習數學。

沒想到,即使再三解釋幾何概念,曉瑄仍似懂非懂。他急了:「怎麼搞的,學這麼慢啊!」曉瑄察覺爸爸的情緒,向柯承恩抗議:「你不能把我跟台大的學生比啊!你教的是聰明人啊!」

幾個月後,柯承恩接受了「女兒有異於一般人的先天障礙」的事實。「她知道我的期望,也很想回應,但她回應不來,如果硬來,會傷她的心。」他不斷提醒自己,要有耐性,如果別的孩子可以做到十分,曉瑄可以做到五、六分,就要鼓勵她,如果放棄或用錯方法,她可能剩下一分。

他嘗試在日常生活中舉例教她,例如,當車子開到高速公路出口,他指著對稱式花瓣型出口匝道,對曉瑄解釋,這設計隱含的幾何圖形與三角函數關係。

他告訴自己:「我一定要看她的能力,而不是看她的障礙。」

國二,曉瑄休學一年,為了她人生最重要的一場手術 – 骨痂延長術。爭取關鍵 十公分 。

因為女性的軟骨發育不全症患者,即使成人身高多在 一百二十五公分 以下,但在社會上,食衣住行的設計,都以 一百三十公分 為界線,以下是兒童,以上是成人。因此,透過「骨痂延長術」,如果能為曉瑄多爭取到「關鍵的 十公分 」身高。她的未來,將會便利很多。柯承恩透過美國醫學組織,打聽到台大醫學院骨科教授黃世傑,是小兒骨科的權威。於是央請他為曉瑄執刀。

手術前一天夜裡,柯承恩在書房電腦前挑燈夜戰找資料,當他拿著在網路上找到的手術後遺症資料,給 柯 太太看時,「他整個眼眶都是紅的!」柯 太太說。

在資料上,後遺症包括:釘口感染、關節攣縮、延長部位骨痂生長緩慢……。柯承恩逐字推敲著艱澀的醫學名詞。

翻開泛黃的病歷資料,「柯曉瑄, 一九九三年九月九日 開刀。編號三一七號。」她是台大骨科醫生黃世傑進行骨痂延長術的第三百多號病患,卻是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患者。

這一天,曉瑄被推入手術房,黃世傑將她的兩隻小腿骨,分別切開兩段,再用十根鐵條貫穿骨頭兩端,形成一個環狀鐵架。在環狀鐵架上下,各有一個轉環,等手術七至十天後,切骨處的骨痂開始形成時,將這個轉環按照預定速度鬆開,讓腿骨慢慢拉長。等拉開到預定的長度,才能將鐵環拆除。

「每增長 一公分 ,所需的時間約為一個月,」黃世傑說,「治療加上康復的時間,至少要一年以上,其間不僅行動不便,而且十分疼痛,如果家屬沒辦法照顧,患者忍耐力不強,半途而廢,只是徒增麻煩與痛苦。」但黃世傑回憶:「曉瑄自己很樂觀,忍耐力強,爸媽又照顧得好,這是她手術成功的因素。」

就像被釘在十字架上

當曉瑄從手術房推出來,一段腿骨硬生生斷成三截,血肉模糊,柯家夫婦震驚不已。「我們都掉淚了,看見十根大釘子釘在孩子腿上,就像被釘在十字架上一樣,沒有人受得了!」柯承恩敘述當年情景,語帶顫抖。因為不忍說出「鋸開、釘子」的字眼,只好不斷的以手在桌沿邊,來回做出鋸開的動作。

要拉長骨頭,神經、肌肉的拉扯,異常疼痛,常常,四、五顆止痛藥,都壓不住。曉瑄持續的尖叫,幾天後喉嚨已啞;陪在一旁的柯承恩,身上內衣被曉瑄全都扭扯撕裂。

有天晚上,柯家夫婦在自家飯廳吃飯。突然間,曉瑄房間傳來淒厲叫聲,柯承恩衝進房間,抱起她就往醫院衝。檢查結果,神經被扯斷了,醫生說要放慢轉速,否則她會受不了。

儘管痛苦,過程中曉瑄從未要求把鐵環拿下。「我每天幫曉瑄清傷口,那個螺絲每天要轉,不讓骨頭癒合,但是我下不了那個手,我轉不下去。最後,是曉瑄自己轉。她意志力很強,願意忍痛去轉。」 柯 太太戴起眼鏡,輕輕撫摸照片中,曉瑄戴著鐵環的雙腳。

女兒受苦,對柯承恩夫婦也椎心,「那個過程,家庭一定要撐得住,看到她痛苦,你可能會退縮;家人或鄰居七嘴八舌批評或負面反應,你會受不了,弄到後來你會無法處理。所以,一定要很堅定。」過程中,柯承恩扮演家中堅定的力量,眼淚,往自己肚子裡吞。

他每天回家陪女兒,曉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柯承恩在一旁賣力取悅她,把黃安的「天涯在何方」歌詞改為「媽媽你在何方」(雖然媽媽只是在廚房),父女兩人還大唱張學友的歌,試圖用搞笑式的唱法,讓曉瑄忘記痛苦。

柯 太太在女兒開刀復原期間,因太過緊張勞累,原本的子宮肌瘤突然變大,曉瑄取下鐵環後,換她躺進醫院,將子宮切除。

五百三十個疼痛的日子,終於過去了,曉瑄取下鐵環,從 一百一十九公分 ,變成 一百二十九公分 (目前為 一百三十公分 )。這是關鍵的 十公分 ,「以前我要『爬』著上公車,出門上廁所搆不到水龍頭,開關電燈要蹬椅子;現在掂著腳,勉強可以搆得到。」

為了這十公分,她忍受著後遺症 – 無法走久,雙腿因為循環不良經常腫脹疼痛,必須靠止痛藥才能壓住痛苦,她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學習開竅了!

不過,休學期間,柯承恩特別請家教,強化曉瑄的國文能力;沒有背誦與考試壓力,她突然開竅,唐詩、金庸武俠小說讓她的中文突飛猛進。媽媽好高興:「她學得比別人慢,什麼都比別人慢,所以她進步一點點,我們就覺得好快樂!」

「這樣的快樂,一般人無法體會,因為他們沒有那麼困難。這是人生難得的經歷,或許是老天給我的福氣,讓我體會這親情的深度。」柯承恩說。

後來, 柯 太太擔心女兒難以適應聯考壓力,主張將她轉至美國學校。柯承恩遲疑了。因為,曉瑄穿的是HANG TEN的衣服,背的是普通背包,他擔心,女兒到了美國學校會被視為窮人,心裡不舒服。事實不然。

儘管拄著柺杖上學,但曉瑄積極參與扶幼社的活動,幫助孤兒。看在曉瑄的英 文 老師眼中,大受感動,他想起,美國發現卡(Discover Card)的活動。每年舉辦傑出高中生選拔,針對身處特殊困境,卻能勇敢面對艱難、還熱心幫助別人的學生。這項比賽開放給全球的美國學校學生。老師幫曉瑄報名。幾天後,曉瑄交出一篇自傳:「我像一顆餃子,裡頭有很多餡,但外觀看不見,丟到水裡去,煮沸後浮起,卻又被澆下一碗冷水,再度沉下去。經過浮起、加冷水、煮沸,反覆淬煉,才有美味的水餃。」

最後,曉瑄打敗全球一萬一千名競爭者,成為該獎舉辦以來,首位境外全球金牌獎得主,還贏得二萬二千美元獎學金。這一天,柯家又響起了越洋電話,傳來的是恭喜電話,「我從來沒想過她會得獎!沒想到她會因為自己的特殊狀況而得獎!」 柯 太太驚呼。

我們從沒想過放棄這孩子

頒獎典禮在華府國際貿易中心舉行。一下飛機,曉瑄全家就乘坐著主辦單位安排的加長型白色凱迪拉克,到下榻白宮旁頂級飯店。 柯 太太說,這是 柯 教授與她這輩子唯一一次搭乘如此氣派的大轎車,她怎麼也沒想到,給她榮耀的竟是讓她從小擔心到大的女兒。主辦單位還特別安排柯家赴白宮拜訪美國教育部次長,她也是一名下半身癱瘓需坐輪椅的肢障者。

長久以來我已練得好臂力,能將自己拉上公車,雖然拉不到吊環,但是我可以扶著座位把手。手術後,我雖然勉強搆得到洗臉台,但公寓門鈴、公用電話、電梯按鈕,我仍觸不到。雖然,我知道電梯按鈕,永遠不會為我而降低,但是我的心可以升揚,我可以盡量延展我的極限。」

「當我自我接受時,無形中,也讓別人較易接受我;當我跨出去幫助別人時,我忘了自己的限制。」她強調。會後,當媒體訪問她得獎心情,她說:「Sky is the limit.」(只有天空才是我的極限)。

看著女兒上台受獎,柯家夫婦心情激動不能自己。柯承恩說:「人性的脆弱當然存在,我們也不是沒有挫折與壓力,跌跌撞撞的過程,我們尋求信仰,找到穩定的一條路。不過,我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放棄這個孩子,一絲這樣的念頭都沒有。」

美國

就讀衛斯理大學社團經驗與得獎殊榮,曉瑄順利進入美國著名的女子大學 – 衛斯理大學就讀。雖然就讀期間,她發現自己患有「高度疑似注意力不集中症」,這是一種學習障礙,但她還是活躍於社團。

大三時,曉瑄當選台灣同學會會長,主辦大波士頓地區同學聯合會論壇時,卻碰上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許多同學主張取消活動,曉瑄卻堅持要辦,「我就是臉皮厚、不怕死,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可以找藉口說,做不到什麼事。我一定要拿出東西來,不可以做不到!」甚至,她帶頭夜宿校長辦公室,抗議學校對亞洲學生歧視。

兩度情緒崩潰但她的好勝心,卻讓自己處於高度壓力而不自知,拉緊的橡皮筋,啪的扯斷。大三下學期的一個下午,她在教室突然哭了起來,情緒崩潰。與她隔壁寢室的同學察覺不對,趕緊將她送到醫院,並打電話通知柯承恩夫婦。

又是一通令人心慌的越洋電話, 柯 太太邊說邊哭,告訴當時擔任台大管理學院院長的柯承恩。一小時內,柯承恩趕回家中,立即準備行李,「我馬上去看她。」「我去好了。」 柯 太太擔心曉瑄,也擔心柯承恩學校工作受到影響。「妳別去,妳去了就是哭。」柯承恩堅持自己過去。

「我好怕她受傷」,事隔四年,柯承恩仍不忍回憶陪伴女兒那幾天的細節:「她是堅強的人,任何堅強的人,都會有脆弱之處,我只能說,社會壓力真的很大。」

身處在衛斯理大學來自各地的優秀女孩中,曉瑄在大四,又一次因為情緒崩潰住院。「二十幾年了,怎麼會沒有壓力?她只是不講。」 柯 太太心疼的說。第二次的情緒崩潰,換媽媽飛去陪曉瑄,不敢多問什麼。每天早上,她搾柳丁汁給女兒喝,下午帶女兒出門走走,如果女兒不想理她,她就順著女兒,「很多事情,是不能問的,只有讓她自己整理好,自己走出來。」直到現在,柯家夫婦都沒有問她,當年崩潰的原因,這是曉瑄的秘密。

起飛

踏上追夢旅程畢業後,曉瑄決定回台工作。二○○三年,她進入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擔任風險管理顧問。每天早上九點以前,她背著雙肩背包,走進台北民生東路與敦化北路口的宏泰大樓,開始忙碌的一天。

如果電梯裡沒有其他乘客協助,她必須用跳的,才能碰到按鍵「12」,順利到達辦公室。走進辦公室,她拿出折疊椅墊在座位前方腳下,避免雙腳終日懸空,導致血液循環不良而劇痛。經常,曉瑄到客戶那兒接案,手機卻突然響起,螢幕顯示柯承恩的電話號碼。「爸,我在忙耶!」曉瑄尷尬的說。

「喔,好啦,我問候妳嘛!」柯承恩只好趕快掛上電話。

雖然柯承恩自己公事忙得不可開交,但一顆心就是掛著女兒,「妳加班到幾點?十二點?喔好,我準時去接妳。」

今年二月底,曉瑄辭去工作,赴美準備GMAT考試,準備九月到歐洲攻讀MBA。其間,她還計畫參加泛舟、野營隊、美國五十州跨州之旅。她的企圖心很強,想從事文化創意產業,當戲劇導演,也計畫修習法律,為弱勢族群發聲。

這天,我們與柯家夫婦一起送曉瑄出國。 柯 太太低聲對我說:「曉瑄回國這兩年,是我最快樂的時光,我從來沒有覺得這麼幸福過。我與承恩對曉瑄的依戀很深,這不是父母關心小孩,而是成人間的彼此依靠。」

「以前我想生個妹妹來照顧她,現在看起來,妹妹才需要她照顧。」她笑著說,以後老了要靠曉瑄。曾經,這個柯南女孩,被認定只有看守洗衣店的命,被阻擋在美國海關許久。事隔四分之一世紀,她在父母的陪伴下,超越命運格局,不止美國海關,全世界的海關,都為她開啟。

By japchang

功德箱裡的錢

功德箱裡的錢

黃昏,寺廟裡靜悄悄的,香爐裡煙霧彌漫,僧人們正在吃晚飯。一個

男人悄悄地溜進寺廟,來到功德箱前面。

白天,男人曾來過一次,他看到很多人往功德箱裡放錢。看看四周沒

有人,男人便將功德箱放下,從裡面往外倒錢。在一邊兒,小沙彌和

師父看了個一清二楚。

小沙彌說:“師父,有人偷錢!”

師父說:“我知道。”

小沙彌說:“我們去把他抓住……”

師父說:“不用。”

小沙彌急了:“師父,為什麼啊?他偷了我們的錢,他是小偷!”

師父說:“他不是小偷,那不是我們的錢……”

“那怎麼不是我們的錢呢?⋯⋯” 小沙彌盯著師父。

師父說:“那是人們放進去的錢,現在有人需要它,取出來,怎麼算是

偷呢?”

小和尚聽了默默無語,他眼睜睜地看著男人將功德箱裡的錢取走。

等男人一走,小沙彌就跑到功德箱前面,他往裡面看了看,

說:“師父,裡面還有錢!”

師父點點頭,說:“他只是拿走了他需要的那一部分。如果他是小偷,

還會留錢在裡面嗎?” 小沙彌點了點頭。

沒想到的是第二天黃昏,那個男人又趁著大家吃晚飯的時候溜進了寺

廟,他來到功德箱前面,看看四周沒有人,又將功德箱放下取錢。這

一次,小沙彌和師父依然看了個一清二楚。

小沙彌見了,說:“師父,他是小偷,他又偷我們的錢了!”

師父說: “人放錢,人取錢,人的錢人花,何為偷啊? 昨天他取走一

部分,因為不夠,再取走一部分,有何不可?”

小沙彌非常生氣,可不敢發作,只好眼睜睜看著男人取走功德箱裡的

錢。

等男人一走,小沙彌就跑到功德箱前面,他往裡面看了看,發現裡面

還有錢,心想男人總算不太壞,便作罷。

此後,男人再也沒有來寺廟。

一年之後,男人再次踏進寺廟。男人來的時候不是黃昏,而是上午。

男人進了大殿,拜了佛,來到功德箱前面,他打開皮包,掏出厚厚一

沓錢塞進了功德箱。旁邊的人都張大了嘴巴--這男人也太慷慨了。

小沙彌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走上前去,問男人為何這麼大方。男人提

到了一年前的事,他說自己那時候走投無路,非常需要錢,看到功德

箱裡的錢,就打起了歪主意,功德箱裡的錢讓他絕處逢生,現在他的

日子好了,他就來加倍奉還。 

小沙彌把這事告訴了師父, 師父說: “每個人都有困難的時候,只要

我們給別人一條出路,別人就能走出困境,最終,我們也能得到加倍

的回報。功德箱,那是人們的功德箱,也是我們的功德箱啊!”

後來,這事傳開了,寺廟的住持便特地放了一個功德箱在寺廟門口,

小沙彌專門負責管理這個功德箱。每天,小沙彌都會往功德箱裡裝錢

,讓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去取錢。開始的時候,白天裝滿錢的功德箱,

第二天一早就變少了,可是幾個月後,再也不用小和尚往功德箱裡裝

錢了,每天早上,功德箱裡都是滿滿的一箱錢,小和尚不得不取出很

多錢,否則,裡面就裝不下了。那裡面的錢,有人加倍奉還的,也有

人捐獻的。加倍奉還的人想感恩,捐獻的人想行善幫助他人。

不必鄙夷任何一個被生活壓彎了脊背的人,不是每個人都有“清高"

的資格!誰人不渴望一種尊貴? 何謂大悲? 同體即是大悲。

By japchang

回家的路太, 生死之 (柯文哲)

回家的路太 柯文哲

我的人生太利了。35 q就上主治兼外科加病房主任,台大一百年

碚也坏降诙。以世俗的眼光砜矗液孟袷颤N都有了,成就、名

利、妻、子孝。

但我不快罚B家都不想回。

子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念台大W系,不是因橄氘

生,是爸爸臀姨畹闹绢;婚是我替我相;至於要生孩

子,我太太做的主。但我自己到底想做什,s想不出怼U婵span lang=EN-US>

笑,一 45 q的男人,在q。

我]有父母,爸爸比我。到台大上班的第一天,他ξspan lang=EN-US>

:「 工作不要失去人格,放手去做,反正你的退休金我都浜span lang=EN-US>

了。」

我很拼。年r有救人的崆椋是地不空,誓不成佛;後

戆l地在太大,救不完。巡一趟病房,30 秒纫Q定病人的生

死,情感就成了奢侈品。在我θ送耆o感,人的心在想什,我不

知道、不想知道、也不用知道。

10年恚一ㄌr在工作上,突然渴望家人的肀r,家已不是

家了。我鹤尤q前]看我,因槲一氐郊叶荚谒X,太太指著我

跟鹤诱f:「是爸爸」。後硇『⑦以榘职志褪撬X的意思。我太

太勤持家,但我很少,孩子是她的全部,我得我在家是多

的。

盒匝h吧,我更不想回家了。每天在院超 14 小r,尾蛔〔呕span lang=EN-US>

家洗澡睡,有r故意不回家。在小小的公室,我寂寞到

,甚至想乾脆出家好了。

最可悲的是,我跟老爸我想出家,他竟回我:「那我一座R

你」。不依循e人槲以O好的模式而活,看砦沂怯肋h都甭想了。

是回家吧,可是回家的路好漫啊。

【後】是7年前在壹刊的文章,也是我在45qrι拿糟Bspan lang=EN-US>

在工作上耕耘了10年,在克膜及外科重症照耕耘方面有了初步

的成r,回省思生命的意及r值r,s生了O度的困惑span lang=EN-US>

疑。在r的迷惘後,啄暧种u的ι辛烁拥捏w悟。

……柯文哲在45qr,因ι拿糟下了「回家的路太

」一文;又在51qr,用不同的心境,辄S葬t「生死藏」一span lang=EN-US>

之序言,下了「生死之」。

生死之 柯文哲

有 一天,葬t煞有介事的ξ艺f:「我外科加病房必注重

安照!」。初次到,然不以橐狻J上,我和都是外

科重症尖的<摇|S >渡窠重症,]有的病人(死病

人),一般最多尾贿^星期,他s有能力持翟轮茫晃沂切姆span lang=EN-US>

重症<遥]有心的病人,使用克膜(ECMO),也可持十六

天,再接受心移植,最後病人清醒的自己走路出院。

台大外科加病房,在我手打造之下,早已是世界的重症W中

心,怎接幸惶欤span lang=EN-US>2004年7月),我以行政命令宣示:「安照是外

科加病房的工作重,有的床服铡⒀芯堪l展皆列先目」

昨夜西凋碧洌上高峭M天涯路

我自B外科加病房工作以後,承蒙年的上司朱旖淌诖罅χspan lang=EN-US>

持,外科重症是整台大外科的重。人力、物力之支援皆是第一

先,因此器官移植、克膜、人工肝、各透析技、各人工生

系,不啄曛饩埃妥飞鲜澜缢省T幸欢r,台大院的

者招待臀外科加病房有的就占一 半之多,r真得

「人定偬欤萍既f能」,心中好不得意。

衣u不悔,橐料萌算俱span lang=EN-US>

o奈科技究有其O限,胡夫人邵遭、星星王子、……固然是令人欣喜

的成功案例,但也有不少救不活、s也死不去的,甚至可是「灌流良

好的企w」。面]的家伲傻耐拢踔磷约赫驹诓∪说拇span lang=EN-US>

,挫折的o奈竟然掩了所有去的欣喜,成]之不去的趑|。

にО俣龋然回首,那人正在艋痍@珊

慢慢的,於了解人生有「生老病死」,就如夂蛴小复合那span lang=EN-US>

冬」。「天何言哉?四r行焉,百物作焉」,於悟就是

,其目的只是替人世p少苦痛,不管是身的或精神的。人生花@之

中,只不是一名@丁吧!我不能改「春夏秋冬」的循

行,s可力人生的花朵更加N。有r是@丁照花草,有r反

而是花草的枯s在渡化@丁。

一段往事

曾有一位大老,在事I正盛r,罹患克雷氏U菌肝。刀引流

後,s引乐⊙惆l急性呼吸窘迫症,最後被迫使用克膜持

生命。病r最乐r,呼吸器每次通饬坎坏span lang=EN-US>100,後砀惆l急性

衰竭,在克膜之管路上再架洗的管路。年正好H外科Wspan lang=EN-US>

在台北行,克膜的祖巴特雷(Dr. Bartlett)也受邀硖span lang=EN-US>

葜v;道拜台大院r,⒂^加病房,果他在此病人

床站了一小r,|看西看直:「Wonderful!」。後硭教跟人

家,台大的克膜是世界最的F之一。

55天的漫克膜治,於把病人救回怼︶tF而

言,其是高不如是得意。後磙D到普通病房後,突然有一天病

人有急性盲炎,r只想真是不涡校贿^是立刻安排急手

。後刀告我,尾看起戆l炎不乐兀故敲つc壁感

厚,完刀後一切利。出院後不到半年,在一次例行胸部X光片z查

有一瘤,穿刺z查之病理蟾婧杖皇橇馨土觯影l

瘤已沿著主用}蔓延到整中膈腔。至此回想,才知道原硪婚_始是

胃道淋巴瘤,造成黏膜,菌藉此侵入引菌性肝以及

後的一串事件,後淼募毙躁@尾炎,只是局部的惆l症而已。

知道真相後,原有克膜治成功的喜一下子被蚕ⅲ然也替病人

找了最好的、用上最好的物。初期的治效果不,但瘤s一

再桶l,最後望著胸部X光片,看著瘤一天一天的大,成我最大的

痛苦。

害怕病人我:「有o其他治方法?」

也痛恨自己含糊回答:「我再想想。」

事是已o法再想了。

有一天,病人突然ξ艺f:「我一死定了。我很你的努力,你

就不要再有毫α恕梗扇o言相望半响。後砦彝ǔJ敲ν暌惶span lang=EN-US>

的事,晚上十一多才去看病人,通常家僖不丶伊耍毡U的稳span lang=EN-US>

病房成和病人的午夜。

多年去了,治程的欣喜、挫折,都忘了。唯一有

的,s是扇宋缫沽奶欤踔潦扇说南o言。最後一段日子,因

扇说幕バ呕フ,我做到了生死上喟玻o憾。他,走的很平

。拇宋抑泪t生在唷㈤_刀、物治以外,有一些可做的

事,甚至什事都]作的相o言之中,也有的r值在其中。

山是山,水是水

山不是山,水不是水

山又是山,水又是水

大四r,初次穿上袍。要去看病人之前,都

士姐姐,打一下病人碜阅难e?作什工作?有那些主要伲磕r

候,看到的每位病人都是一完整的病人,有七情六j,是家中的一

T,是社械囊环肿印N也坏吹讲∪耍部吹酱策的家佟span lang=EN-US>

後磲t日益精,D身名之列,看到,瞄一眼抽血span lang=EN-US>

盗行碾D逐看去,床上的病人都]有看到,已口而

出:「急性心肌炎」。有好啄甑r,我只看到「器官」,]看到

「人」;只看到「病」,]看到「病人」;更不用是旁的家佟span lang=EN-US>

直到最近才又重新看到「病人」了。「病人」不再只是⒊span lang=EN-US>

波、病理蟾娴慕M合;而是一有喜怒哀罚诩彝ァ⒃谏砍恫span lang=EN-US>

清的一人。

葬t近啄辏难砸觥干Ш秸摺梗谏烂曰笾g,引

П生走困惑。我笑言:「你自己都迷路了,e人的span lang=EN-US>

В俊裹Ss正言:「在一片迷惘之中,至少我一定陪伴他一起

走到最後一刻」。

在「生死藏」一校S葬t述著三十六生死之的故

事,希望大家了些故事,管「春夏秋冬」仍然不停,但人生

的花朵皆能更加N光。

By japchang

看風水不如看心田

一個老漢去世了。他的兒子也是一個老實的農民,四十多歲。他家本是一個大門宗,祖上的墳塋也大,他就有心想給父親找一個好點的墳地。

「看地仙」被請來了,客客氣氣的讓進屋裡,敬上好煙好茶水。兒子說:「老人家操勞了一輩子,也沒有享上福,心裡實在過意不去。老人過世了,怎麼著也得給老人找一個好點的墳地,讓老人家在陰間好好的享享福,也是孩子的一點心意吧。」

「看地仙」有六十多歲,很精神的一個瘦老頭,見主人這樣說,心裡也一熱。他給人家看陰宅幾十年來,好像是第一次聽人這樣說,只求讓老人在陰間享福。那麼多孝順的兒孫請他看陰宅,說的大都是求老人死後對家裡有個照應,讓兒孫們福祿滿堂。

時運不濟的,說的是求得個時來運轉,走時運的,求的是輩輩高升,幾代單傳的,求的是兒孫滿堂。今天這個莊稼漢不為兒孫求福祿,也真的令他不由自主的高看一眼。

「看地仙」聽莊稼漢這樣一說,把慣常的矜持和嚴肅略略收起,對他說:「風水好壞是一個方面,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肯定有它的道理。最主要的,還得是家庭和睦,為人善良。」莊稼漢連聲應是。

莊稼漢跟隨「看地仙」去為父親選陰宅。走過一片玉米地,前面是一塊豆地,豆地那邊還是一片玉米地。玉米都一人多高了,老遠看到一個人在掰玉米。莊稼漢扯了一把「看地仙」,自己先彎腰退到玉米地裡來。

「看地仙」進來問他有啥事。他低聲說:「我們等一會兒吧,等人家掰完了玉米我們再過去也不遲。」,「看地仙」滿臉狐疑的看著他。莊稼漢說:「那塊地是俺的,那個掰玉米的也是俺村的,咱這一過去,他怎麼能躲開啊?以後他咋有臉和我見面啊?」

看地仙說:「那他不是在偷你的玉米嗎?你咋反倒躲起他來……」

莊稼漢說:「啥偷不偷的,都是一個村的,他家窮的很,平常咱也接濟不了人家,他掰幾棒子玉米,算咱接濟他了吧。」

「看地仙」怔了一下說:「兄弟,你家的陰宅我不看了。就你這胸懷,這善良,這麼好的一個人,老爺子埋到哪都是一塊風水寶地。」,看地仙仿佛意猶未盡,又對他說:「風水講究地勢的走向和地形的平穩和寬厚,但是再好的風水寶地也得有德之家居之方能配得上。奸邪小人之家,好的風水寶地也會流失。

你這宅心如此寬厚,自能帶來好的風水。其實風水也是一樣的道理,真正好的人,風水是不用看的。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你家的風水不用看。我以後做人得向你學習。

◆世界上的良藥,每一種只能治一種疾病;而心靈的良藥 「智慧與慈悲」,卻可治癒一切的病苦。

◆我們見到的世界,都只是自己內心的反映;若透過智慧的眼睛看別人,你會發現,原來每一個人,都有值得你尊重及學習的地方 。

◆說服別人支持你,不一定要證明自己比別人優秀,而是要讓別人覺得: 因為有你,他們變得更優秀,更有成就感。

◆作而有得心,是執著、是煩惱;作而無得心,是智慧、是功德!

By japchang

自己身上的風水

自己身上的風水
思人恩德,想人好處,這叫聚光。 光向上走,表現在臉上,就是微 笑。

微笑的臉是元寶形,嘴像蓮 花一樣,肯定聚財。

想人不好,抱怨人,嫉妒人,憎恨 人,這叫聚陰。氣陰則下沉,表現在臉上,

就是苦瓜臉、苦瓜相,肯定倒楣。

風水源頭,在於孝親祭祖,根深蒂固,枝葉自然茂盛。事業興旺、 家庭興旺、

多遇貴人,在於夫妻 和睦、陰陽平衡,萬事則興。

貴人得進,小人遠離;夫妻和萬事興。小人得進;貴人遠離;夫妻 不和萬事衰。

夫妻是陰陽,陰陽 太極八卦男女也。

你不改抵觸頂撞父母的惡習,就根 本不可能改變命運。
不孝順的人,很難為別人這想。好 運就難以形成。
一個人如果從小不曾頂撞父母師 長,他日必定有大出息。因為從 小孝順父母,每天積的是福德。

一個人日常好頂撞父母,不懂克制 情緒,與上司、同事和所有的人 也相處不好,他的日常生活工作都不會順利,一生挫折連連,在 重要時刻無不敗北。
好風水是自己修來的。懂得嚴格要求自己,為他人造福。成為別人 的福星。自己的福德已經很厚了。風水自然就好。

風水是福人居福地,你要是個福 人,你住的地方就一定是福地。 如果你住的地方不是福地,你也能住成福地。大家知道風水養 人,卻不知人也要養風水。人一住進去, 周身氣流就會逐漸充斥整個住地,把地養得福德兼備, 就跟自己一模一樣。好風水是自己養成的。
【因果12條】
1、 喜歡付出,福報就越來越多;
2、 喜歡感恩,順利就越來越多;

3、 喜歡助人,貴人就越來越多;
4、 喜歡抱怨,煩惱就越來越多;
5、 喜歡知足,快樂就越來越多;
6、 喜歡逃避,失敗就越來越多;
7、 喜歡分享,朋友就越來越多;
8、 喜歡生氣,疾病就越來越多;
9、 喜歡佔便宜,貧窮就越來越多;

10、 喜歡施財,富貴就越來越多;
11、 喜歡享福,痛苦就越來越多;

12、 喜歡學習,智慧就越來越多。

從 生到死有多遠?呼吸之間。

從 迷到悟有多遠?一念之間。

從 愛到恨有多遠?無常之間。

從 古到今有多遠 ? 談 笑之間。

從 你到我有多遠 ? 善 解之間。

從 心到心有多遠 ? 天 地之間。

從 神到我有多遠 ? 覺 醒之間。

命 是爹媽給的,珍惜點;

路 是自己走的,小心點;

老婆是天賜的,愛著點;

朋友是相互的,幫著點;

幸福是感知的,看開點;

煩惱是自找的,健忘點;

心態是練就的,平和點;

友情是培養的,純潔點;

成功是付出的,努力點;
失敗是難免的,寬心點!

夢: 不能做得太深!深了,難以清 醒;

話: 不能說得太滿!滿了,難以圓 通;

調: 不能定得太高!高了,難以合 聲;

事: 不能做得太絕!絕了,難以進 退;

情: 不能陷得太深!深了,難以自 拔;

利: 不能看得太重!重了,難以明 志;

人: 不能做得太假!假了,難以交 心!

By japc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