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翁與掃地老婆婆】

【億萬富翁與掃地老婆婆】

日本《經營之神》稻盛和夫,以特有的經營哲 學,讓《日航》迅速轉虧為盈。
65歲那年,稻盛和夫因身體不適住進醫院,經診斷為胃癌。

在日本,稻盛和夫有[經營之神]之稱,他親手創辦的兩家公司(京瓷)和(KDDI)都進入了世界500強。
一直以來,他心中始終有個疑惑。事業上的成就以及億萬的財富,卻不能夠讓他回答這個簡單問題: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兩個月後,﹝稻盛和夫﹞走出醫院大門,來到 京都圓福寺,他辭去了公司的一切職務,告別了風塵俗務,剃度出家。

雖然他擁有的金錢可以買下很多個寺院,但他 並沒有享受特殊的待遇。
他住一樣的僧舍,穿一樣的衣服,吃一樣的食物。
甚至,生病的身體尚未康復,他也要手捧托缽,挨門挨戶地去化緣。

那是深秋的一天,天氣已經有了冬天般的寒 冷。

﹝稻盛和夫﹞光著腳,穿著草鞋,一家一家地 托缽化緣。
從草鞋裡露出來的腳指頭,被劃破滲出了血,他也強忍疼痛。
黃昏時,他拖著筋疲力盡的身體,邁著沉重的腳步踏上回程。

返回寺廟的路邊,有很多落葉如蝴蝶一樣飛舞 著飄落下來,隱沒在厚厚的一層落葉裡,融為枯黃的一片。

眼前晚秋的悲涼,不禁讓﹝稻盛和夫﹞想到了 人生的境遇,他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時,馬路對面一個正在掃地的老婆婆放下手中的掃帚,徑 直向他走了過來,伸手從裡邊的衣袋裡,
摸出一枚五百日元的硬幣,遞到了稻盛和夫的手裡,說道:
「你是修行的出家人吧,你的肚子一定很餓吧,這個你拿去,買點麵包填填肚子。」

當一隻蒼老的手,把一枚硬幣塞進手 裡的瞬間,稻盛和夫就像全身被電擊一樣,激動得全身顫抖,
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他體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他突然感覺自己開悟了,達到了一直 苦苦追求的幸福的境界。

那個看上去生活並不富裕的”老婆婆”,毫不遲疑、沒有絲毫傲慢地流露出的悲憫之心,
讓”億萬富翁”﹝稻盛和夫﹞徹悟人生的幸福。

不久,稻盛和夫離開寺院還俗。 他現在有了新的使命,他要把幸 福和善的理念傳揚出去。

在這個世界上,金錢對於人生的意義,並不能以多少來衡量,關鍵是其中含有多少[愛意]與[善念]。
讓別人感受愛,接受別人愛心的餽贈,何嘗不是 一種[存在的價值]呢?

我們活在世上,需要溫暖別人,也需要別人的溫暖,只有 相互的心都有溫度,這個世界和整個人生才不會因絕望而失去意義。

幸福的人生,需要以[愛意]與[善念]的同理心去溫暖別人,永遠不要用錢去衡量別人的價值。

By japchang

細節 攸關你我的健康

雖然都是些不惹人注意細節,但卻與你我的健康有切深的關係 !

1. 如果吃壞肚子,有類似食物中毒的情況,可以趕緊喝「優酪乳」來改善。

2. 以玻璃瓶裝的醬油可以熱殺菌處理,所以沒有防腐劑,但是沒有用完的要放在冰箱裡。塑膠瓶裝 的則無法熱殺菌處理,所以一定會用 防腐劑 。

3. 市面上販賣的「蜜餞、金針、F年果糖」,裡面都有高量的「二氧化硫」,會造成氣喘」。

4. 在台灣,45% 以上的花生都含有「黃麴毒素 」,所以不要大量的吃,而且至少隔三天以上再吃第二次,以免黃麴毒素無法代謝掉而增加肝臟的負荷 。

5. 市面上販賣的紙盒裝牛奶裡面,都會有「雙氧水」,是作為紙盒殺菌用的。

6. 吃掉一公斤的蔬菜,相當於 100 條香腸的「亞硝酸」,因為除了「有機蔬菜」之外,都是使用 化學肥料,尤其是氮肥,雖然會讓蔬菜長得很漂亮,但是也造成殘留。另外,長得愈漂亮的蔬菜愈危險,因為蟲不敢吃它,那是因為使用農藥的緣故。而且這些殘留的肥料和農藥,用水洗是洗不掉的 。

7. 在台灣,海鮮儘量不要吃,因為海洋被污染得相當嚴重。如果實在忍不住要吃魚,也要吃「小尾的」魚,而不要吃大尾的。因為大魚吃小魚,小魚的毒素會累積在大魚的體內,一條 大魚體內的毒素,是小魚的 100倍,所以想吃一公斤的魚,要吃一公斤的小魚,而不要吃一公斤的大魚。

8.「三色蛋」(尤其是自助餐店裡的),是高風險的中毒食品。

9. 泡麵保麗龍碗 遇熱會釋出 108種的物質,而且許多還會產生怪味,但是都被調味料的味道蓋過去了。 ( 所以,應該改用大磁碗,甚至最好少吃,因為泡麵的麵都是用油炸的 )

10. 胡椒最容易生長細菌,在學校做實驗時,常用胡椒泡水放一夜後用來做生化實驗。所以胡椒的保存需要多加留意 。

11. 用茶包泡茶的時候,不要把 紙牌標籤一起放進去,因為標籤上都會使用工業色素印製圖案,而這些色素是會溶於水的。

By japchang

給有福氣的人 看 __ 張忠謀To whom are lucky

在一个講究包裝的社會裡,我們常禁不住羨慕別人光鮮華麗的外表而對自己的欠缺耿耿於懷。就我多年觀察,我發現沒有一個人的生命是完整的。每个人都多多少少了一些東西。
有人夫妻恩愛、月入數十萬,卻是有嚴重的不孕症;
有人看似好命、能幹多財,情字路上卻是坎坷難行;
有人家財萬貫,卻是子孫不孝;有人看似好命,卻是一輩子腦袋空空。
每個人的生命,都被上蒼劃上了一道缺口,你不想要它,它卻如影隨形。
以前我也痛恨我人生中的缺失,但現在我卻能寬心接受,因為我體認到生命中的缺口,彷若我們背上的一根刺,時時提醒我們謙卑,要懂得憐恤。
若沒有苦難,我們會驕傲,沒有滄桑,我們不會以同理心去安慰不幸的人。
我也相信,人生不要太圓滿,有個缺口讓福氣流向別人是很美的一件事,你不需擁有全部的東西,若你樣樣俱全,那別人吃什麼呢?
也體認到每個生命都有欠缺,我也不會再與人作無謂的比較,反而更能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猶記得我那可稱為台灣阿信的企業家姑媽,在年近七旬遁入空門前告訴我:
「這輩子所結交的達官顯貴不知凡幾,他們的外表實在都令人羨慕,但深究其裡,每個人都有一本很難念的經,甚至苦不堪言。」
所以,不要再去羨慕別人如何如何,好好數算上天給你的恩典,你會發現你所擁有的絕對比沒有的要多出許多,而缺失的那一部分,雖不可愛,卻也是你生命的一部分,接受它且善待它,你的人生會快樂豁達許多。
如果你是一個蚌,你願意受盡一生痛苦而凝結一粒珍珠,還是不要珍珠,寧願舒舒服服的活著?
如果你是一隻老鼠,你突然發覺你已被關進捕鼠籠,而你前面有一塊香噴噴的蛋糕,這時,你究竟是吃還是不吃呢?
早期的撲滿都是陶器,一旦存滿了錢,就要被敲碎; 如果有這麼一隻撲滿,一直沒有錢投進來,一直瓦全到今天,它就成了貴重的骨董,你願意做哪一種撲滿?
你每想到一次就記下你的答案,直到有一天你的答案不再變動,那就是你成熟了。
我們有的時候都會選擇裝傻,不論是面對生活、愛情、甚至自我。
簡簡單單的被關心的感覺

********************************************************************
一位退休教授,跟老妻過著優遊的生活,早上一起爬上小山崗舒展筋骨,下午他料理陽台的花草,又或看看雜誌,妻子則和朋友到咖啡室聊天。他們唯一的女兒,在美國定居。
月前一個晚上,朦朧間他感到床墊濕了,是老妻尿床。他推推她,發覺她已沒有反應。「節哀順變。」不少親戚朋友說。「謝謝關心,我會的。」他極有禮貌地回答,沒失方寸,一派學者風範。暗地裡,他部署一切。花草贈給鄰居,向人借的書籍郵寄送還,然後,走上律師事務所全部準備好了。在月圓的晚上,銀光薄薄的灑滿一室,他亮起微黃的檯燈,寫下最後的話。面前,是一瓶藥丸。就在他打開瓶蓋的時刻,電話響起。他拿起電話筒,一把熟悉的聲音傳來:「爸爸,我在機場,我好想陪陪你。」他猛然醒覺。老教授向我說完他的 故事,喝一口香片,緩緩道:「最有效防止自殺的東西,不是學術修養,不是心理醫生,不是豐厚財富,原來是一種簡簡單單的關心的感覺。」
善行像種子,總有發芽的一天善心是從不失敗的投資。 —— 美國文學家亨利 . 戴維 . 梭羅

***************************************************************
有一戶農家養了一對金魚,農家夫婦、孩子都非常喜歡那兩隻金魚。
一家人在景色優美的農場中,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
但好景不長,這個國家發生了戰爭,眼看敵軍愈打愈近,不逃到別的地方避難不行了!這家人雖然百般不捨,但仍匆匆收拾家當,跳上馬車。
一家人已經離開家一段不小的距離,
小男孩卻突然想到:「糟了!我們忘了那兩隻金魚!」
爸爸、媽媽聽小男孩這麼一說,都面面相覷。
父親猶豫地說:「可是 …… 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再折回去了 …… 」
「金魚也是我們的家人,我們不能不管它們哪!」小男孩焦急地說。
母親也附和:「是啊!我們什麼時候能回家,還是個未知數。萬一魚缸 裡的水乾了,那可就糟了!」
「好吧!」父親想了一會兒,將馬車掉頭,決定回家救那兩隻金魚。
遠處已經傳來「隆隆」的炮火聲,一家人小心翼翼,將兩隻金魚放到住家後院的水塘裡,小男孩輕輕對它們說了一聲「保重」,一家人才連忙離開農場。
戰爭持續了一年才結束。這家人終於可以回到讓他們朝思暮想的故鄉。
但是,真正回到了家,他們卻都愣住了 —— 過去蒼翠的田野、蓊鬱的森林都不見了,
只有被炮火侵襲過的一片荒蕪,他們的房子也壞了大半。
一家人合力修好房子,卻忍不住發愁起來:田地都被戰火燒毀了,想要恢復,
必須花上好長一段時間,一家人該怎麼生活呢?
就在此時,小男孩突然發現,池塘裡有好多亮晶晶的小光點。
靠近一看,這才發現池塘裡竟然有好多好多金魚,都是最初那一對金魚的後代!
於是,這家人就靠著把金魚賣到城市裡,當作人們的寵物,一起度過了這次的危機。
************************************************************
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個臺灣的商人,長期跟中東幾個國家的客戶有生意上的往來。
他有一個伊拉克的客戶,彼此只做過一、兩次生意,並不是很熟悉,
而且他一直覺得這個客戶有點挑剔、小氣,對他的印象不是很好。

後來,伊拉克爆發戰爭,這個男子突然輾轉接到一封信:是他的伊拉克客戶寫來的。
原來,這個伊拉克人,有一個兒子在美國念書,
但現在伊拉克對外的匯款作業完全中斷,眼看他兒子就要斷炊。
而這個伊拉克人想了老半天,都想不到他在海外有什麼朋友,除了這個臺灣商人。

於是,他只好寫信,拜託這個臺灣商人跟他兒子聯繫,
請他先借學費、生活費給他兒子。臺灣人有點猶豫。
但他一想到,遠在伊拉克的父親是多麼焦急、在美國的兒子又是多麼無助,
於是心一橫,到銀行轉帳給對方,心想,如果對方不願意還錢,那就自認倒楣吧!
時間一久,他也幾乎忘了這件事。

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一通電話 —— 是那個伊拉克人打來的。
他在電話中表達了千千萬萬個感謝,不但把錢全數歸還,
還另外下一筆大額的訂單!從此,兩個人也成為好朋友。

美好的善行,往往就像一顆種子,總是在我們遺忘的時候,悄悄地成長、茁壯。
因此,不要小看自己任何隨手之勞的善舉!

美好的善行,時常能給我們帶來意想不到的回報;
就算沒有得到任何回報,也能帶給我們心靈上的滿足,
而這種滿足,是再多錢也買不到的幸福滋味。

1. 這個社會病態報導多,鼓勵人心的少。

2. 我們其實是他人豐厚財富的一部分,值得多存一些。
>
> >> 於是 … 我轉寄了我收過看過,看 到最後,也決定了 ∼
> 再轉寄出去 !!

我比你容易些(上).pps

By japchang

暫停你的腳步

『大哥哥、大姐姐,請發揮愛心,手工餅乾一包五十元』
常經過捷運市府站出口的朋友,對於這段話必定不會感到陌生。
但我卻從來沒向他們買過餅乾,因為我認為這一切很虛偽、很商業,甚至懷疑這個組織根本就是在利用憨兒營利。
在這樣的場景裡我看不到溫情,只看到一位志工媽媽領著憨兒,指導他如何走到一個個等綠燈的路人身旁,然後說著制式的行銷話術。
一切就像是許多連鎖企業裡冷冰冰的SOP,沒有感情,更打動不了人心。
對這些向自己走近的憨兒,多數的路人都與我一樣不理不睬,甚至沒向他們的正臉瞧上一眼。
或許是不忍心看著他們的眼神拒絕,或許是打從心底不認同他們的做法。有些路人嫌麻煩,乾脆躲的遠遠的,只希望這孩子別來纏上自己。
在人潮多的日子,十字路口的每個轉角都有這樣的憨兒,有些比較有經驗的還可以單獨作業。『一個集團佔據了所有轉角,想必是不願放過任何漏網之魚吧!』我心裡這樣想著。
於是我拍下了這張照片,想要抨擊這樣包裝的推銷手法。
回家之後,我上網查了這個組織的背景,想要看看是不是有些關於這個組織的八卦可以當成素材,但卻讓我找到了這篇討論……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8867157.A.36B.html
《原來,這樣的叫賣是為了訓練他們,好讓他們不會快速老化。他們有些人20歲就更年期了……》

《原來,這個組織在基隆,而我知道從基隆搭客運來,市府轉運站是最方便的》

=====
傍晚再次經過那個路口,這是我第一次轉過身,用正眼回應他。他開始認真地向我介紹籃子裡餅乾的口味,他說巧克力的很好吃,橘香玫瑰是新出的口味,希望大哥哥吃吃看……
最後我買了兩種口味,憨兒和志工媽媽向我說了不只一次的謝謝,而我心裡其實想說的是:『對不起,一直以來,我竟然都是用那樣膚淺的思維在看待你們的努力。』
總願意排上好幾十分鐘,只為了那胖達人和吳寶春的昂貴麵包,卻不願意用幾秒鐘的時間,換取一包更能為社會帶來正面幫助的餅乾,想到這樣的自己,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
我並非意指從此我們每次經過,都應該掏出五十元來買餅乾,但至少我們可以用更真誠的態度去與他們互動。
如果願意的話,用這短短一個紅燈的時間,對他們說些鼓勵的話,或者就算是閒聊也好,這些都會是他們所需要的。

這個社會的問題不是在於大家沒有愛心或同理心,而往往是在於我們對於許多社會現象的默不關心和自以為是。
多一些瞭解和付出,每個人都可以讓這個社會少一些冰冷的高牆,多一些溫暖的陽光。
老話一句,自己的社會自己關心。
共勉之~XD
=====
補上基隆市智障者家長協會的資訊,可以看看他們在做的努力。
http://www.papid.com.tw/about/association.html

By japchang

轉寄"臨終關懷知識??給生命最後的安詳"

人們關於臨終的認識普遍有很多誤區,應該好好普及,不要給親人帶來不必要的痛苦!一個遭遇車禍的22歲男性被送進了監護室,此時??的他生命垂危,幾乎不能說話。然後,在長達3個小時的時間裡,醫院不允許家人進入病房看望這個隨時會告別人生的親人,在隨後的時間裡,也只允許一個親人每隔2小時進去看望5分鐘。在漫長的等待中,沮喪的女友只好回家了,父母也抵不住身心疲憊睡著了,直到護士通知他們病人已身亡時才驚醒過來。由於痛惜沒能在最後時刻與親人見上一面,說上幾句告別的話,家屬的悲痛驟然升溫…

這還算不上殘忍。在最後的日子裡,病人常常得被動地接受這樣的“待遇”:一是過度治療。有些病人甚至直到生命的最後一息仍在接受創傷性的治療。另一個極端是治療不足,也就是說,病人受到的痛苦和不適直到死亡也沒有得到充分的解脫。

那麼,生命在最後的幾週、幾天、幾小時裡到底處於什麼樣的狀態?一個人在臨近死亡時,體內出現了什麼變化?在想什麼?需要什麼?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怎樣做才能給生命以舒適、寧靜甚至美麗的終結?

臨終期一般為10-14天(有時候可以短到24小時)。在這一階段,醫生的工作應該從“幫助病人恢復健康”轉向“減輕痛苦”。

臨終病人常處於脫水狀態,吞嚥出現困難,周圍循環的血液量銳減,所以病人的皮膚又濕又冷,摸上去涼涼的。你不要以為病人是因為冷,需要加蓋被褥以保溫。相反,即使只給他們的手腳加蓋一點點重量的被褥,絕大多數臨終病人都會覺得太重,覺得無法忍受。

呼吸衰竭使臨終病人喘氣困難,給予氧氣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但他們已失去了利用氧氣的能力,此時給他們供氧無法減輕這種“呼吸飢餓”。

正確的做法是:打開窗戶和風扇,給病床周圍留出足夠的空間。另外,使用嗎啡或其他有類似鴉片製劑的合成麻醉劑是減輕病人喘氣困難和焦慮的最好辦法。

當吞嚥困難使病人無法進食和飲水時,有些家屬會想到用胃管餵食物和水,但瀕死的人常常不會感到飢餓。相反,脫水的缺乏營養的狀態造成血液內的酮體積聚,從而產生一種止痛藥的效應,使病人有一種異常歡欣感。這時即使給病人灌輸一點點葡萄糖,都會抵消這種異常的欣快感。而且,此時給病人餵食還會造成嘔吐、食物進入氣管造成窒息、病人不配合而痛苦掙扎等後果,使病人無法安靜地走向死亡。靜脈輸液雖然能解決陷入譫妄狀態病人的脫水問題,但同時帶給病人的是水腫、噁心和疼痛。

在生命的最後階段,甚至在死前三個月之久,不少病人與別人的交流減少了,心靈深處的活動增多了。不要以為這是拒絕親人的關愛,這是瀕死的人的一種需要:離開外在世界,與心靈對話。

一項對100個晚期癌症病人的調查顯示:死前一周,有56%的病人是清醒的,44%嗜睡,但沒有一個處於無法交流的昏迷狀態。但當進入死前最後6小時,清醒者僅佔8%,42%處於嗜睡狀態,一般人昏迷。所以,家屬應抓緊與病人交流的合適時刻,不要等到最後而措手不及。

隨著死亡的臨近,病人的口腔肌肉變得鬆弛,呼吸時,積聚在喉部或肺部的分泌物會發出咯咯的響聲,醫學上稱為“死亡咆哮聲”,使人聽了很不舒服。但此時用吸引器吸痰常常會失敗,並給病人帶來更大的痛苦。應將病人的身體翻向一側,頭枕的高一些,或用藥物減少呼吸道分泌。

瀕死的人在呼吸時還常常發出嗚咽聲或喉鳴聲,不過病人並不一定有痛苦,此時可用一些止痛劑,使他能繼續與家屬交談或安安靜靜地走向死亡。記住,沒有證據表明緩解疼痛的藥物會促使死亡。

聽覺是最後消失的感覺,所以,不想讓病人聽到的話即便在最後也不該隨便說出口。

這幾天,筆者一再地說,一再地想—-為什麼,為什麼直到現在,筆者才讀到了這篇文章。現在是什麼意思?現在是,筆者的父母已先後去世,而一直到筆者的父母生命的最後時光,筆者沒有和這篇文章相遇,所以在無知中鑄成大錯。

所有的誤解都基於一個前提,我們和臨終者已經無法溝通,我們至親的親人已經無法講出他們的心願和需求,我們只好一意孤行。而本來只需要一點點起碼的醫學常識,事情並不復雜。

筆者想起抓著父親的手,他像山泉一樣涼。筆者命令弟弟說:爸爸冷,快拿毯子!現在才知道,他其實並不冷,只是因為循環的血液量銳減,皮膚才變得又濕又冷。而此時在他的感覺中,他的身體正在變輕,漸漸地漂浮、飛升……這時哪怕是一條絲巾,都會讓他感覺到無法忍受的重壓,更何況一條毯子!

筆者想起直到筆者父親嚥氣,醫生才拔下了連接在他身體上的所有的管子,輸氣管、輸液管、心電圖儀……同時我們覺得他幾天幾夜沒進水進食,總是試圖做些哪怕是完全徒勞的嘗試。筆者母親清早送來現榨的西瓜汁,裝在有刻度的嬰兒奶瓶裡,筆者姐弟每天都在交流著筆者爸爸今天到底喝了多少水。

現在才知道,他其實並不餓。那時候,他已從病痛中解脫出來,天很藍風很輕,樹很綠花很艷,鳥在鳴水在流,就像藝術、宗教中描述的那樣……這時,哪怕給病人輸註一點點葡萄糖,都會抵消那種異常的欣快感,都會在他美麗的歸途上,橫出刀槍棍棒。

筆者父親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在最後譫妄狀態中,卻忽然變得喋喋不休,而且是滿口的家鄉話。筆者擔心他離我而去,筆者想喊住他,他毫不理會。現在才知道,那個時辰,他與外界的交流少了,心靈深處的活動卻異常活躍,也許青春,也許童趣,好戲正在一幕幕地上演。筆者怎可無端打斷他,將他拖回慘痛現實?想應該做的,只是靜靜地守著他,千萬千萬不要走開。臨終者昏迷再深,也會有片刻的清醒,大概就是民間傳說的迴光返照吧,這時候,他必要找他最牽腸掛肚的人,不能讓他失望而去。

筆者還記得父親此生表達的最後願望,是要拔去他鼻子上的氧氣管。可是筆者和弟弟是怎樣地違拗了他的意願啊,筆者和弟弟一人一邊強按住他的手,直到他的手徹底綿軟。現在才知道,對於臨終者,最大的仁慈和人道是避免不適當的、創傷性的治療。不分青紅皂白地“不惜一切代價”搶救,是多麼的愚蠢和殘忍!

筆者父親走了。醫生下了定論,護士過來作了最後的處理。一旁看熱鬧的病人和家屬說:兒子、女兒都在,快哭,快喊幾聲嘛。可不知為什麼,筆者竟然一點也哭喊不出來,筆者弟弟也執拗地沉默著。現在才知道,聽覺是人最後消失的感覺,筆者爸爸沒有聽到我們的哭泣,不知道他是高興還是難過?

生和死都是自然現象,這我明白。只是現在才知道,自然竟然把生命的最後時光安排得這樣有人情味,這樣合理,這樣好,這樣的—-自然而然,是人自作聰明的橫加干涉,死亡的過程才變得痛苦而又漫長。

一天上午。筆者突然發現他對面的同事淚流滿面,一個50多歲的男人的失態讓筆者詫異。忙問他怎麼了,他告訴我看了上面的文章想起了他母親臨終前情形,他說就像上文描述的那樣,覺得母親冷了給她穿保暖的衣服,蓋厚厚的被子,覺得母親幾天沒有進食,不停給她輸液,他母親想回家,可他堅持讓她住在醫院。他自認為盡了孝心,可是沒想到給她帶來莫大的痛苦。

人總是要死了,帶來輕鬆、美麗踏進另一個世界,一定會走的更好。

現在,我讀到了這篇文章。我要保留著它直到最後的時光,如果有可能,我要求我的孩子照此辦理,任我的靈魂作最後的欣快飛翔。

美國老年病學會制定的臨終關懷八要素:

1、減輕病人肉體和精神症狀,以減少痛苦;

2、採取能讓病人表現自己願望的治療手段,以維護病人的尊嚴;

3、避免不適當的、有創傷的治療;

4、在病人還能與人交流時,給病人和家屬提供充分的時間相聚;

5、給予病人盡可能好的生命質量;

6、將家屬的醫療經濟分擔減少到最小程??度;

7、所花醫療費用要告知病人;

8、給死者家庭提供治喪方面的幫助。

By japchang